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多彩丽江】以锁窥史二则

作者:尹志 来源:丽江日报 时间:2022年10月02日 21:59

鹤庆鸿儒杨金铠与留余堂


杨金铠(1863年—1944年),字茀庭,白族,大理州鹤庆县金墩乡上曲江人。他才华横溢,青年时代春风得意战科场:光绪五年(1879年)录廪生,光绪十一年(1885年)拔贡生,光绪戊子科(1888年)中举人,光绪庚寅科(1890年)中进士。他清廉为官,宦海沉浮数十年,先后担任兵部车驾司兼武选司行走(1891年)、驻陕川军转运粮台(1900年)、顺庆府知府(1905年)、绵州直隶州知州(1907年)、云南迤西道参军(1912年)、永昌府知府兼保山县知事(1913年)、丽江厘金总办(1916年)等职务。他博览群书,长于文辞,以擅长撰写地方志、诗歌、楹联、散文、年谱、家谱著称,堪称鹤庆文化的一代宗师。他毕生致力于鹤庆地方志的编撰,参编光绪《鹤庆州志》,主编民国《鹤庆县志》。《鹤庆县志》中内容丰富,收录了很多诗歌及散文。在这部县志的地理志名胜篇里,这位鹤庆鸿儒向我们介绍了家中迎宾宴客、喜庆祭祀的场所留余堂。

图片


留余堂即敝居中堂,筑自先中议公。留余堂者,吾座师今大司寇坞樵贵公书赠家中宪公堂额也。堂何为以“留余”名?取“有余不尽”之意也。大凡物之无所余者有尽,有所余者无尽。日中则昃,月满则亏,水盈则溢,中满盈无余之谓也。使日常留余则弗昃、月常留余则弗亏、水常留余则弗溢。日而昃、月而亏、水而溢,则皆其不能留余之所致也。不宁惟是,予近盖益得留余之说焉。堂之东有牡丹一本,予丁亥家居授徒时所手植也。去岁春,予以假归,甫月余,花已含苞。座客或以谓余曰:“兹花之开,迄今四稔。盖自君计偕赴春官试,老人性弗与花习,园常扃焉。映阶绿草长与人齐,花坞没蓬蒿间,无过问者。庚寅夏,得君泥金报,贺客沓来。客有登楼远观者,见众绿中绚烂如锦,因拨蓬蒿入视,则累累者皆盛开之牡丹也,客皆以为瑞徵。自后,每届其时则开,顾岁或含葩七而开六焉,或含葩四而开三焉。今且含葩五,意其可开四乎?”予曰:“盍验之。”已而开者四,而果有一之不开。客复过而惑焉。予曰:“嘻!此其所以为留余堂之牡丹也。夫使尽所含之葩而开,开之时,非不烂然矣。顾精华全洩,盛极则复继为难。譬之唐花,红仅一时,复安得如是之岁有花之可赏乎?今赓续而开者若干年,而及吾之归,犹得与子持尊酒浇于其前,不可谓非留余之所致也。然则吾师所以名兹堂之意,其效亦大可观矣。”客曰:“然哉。”客退,因书所问答,为留余堂记。

杨金铠的府邸是一进二天井的白族四合院,院内正房堂屋即为留余堂。可惜的是,2012年9月的一场大火,把他曾经引以为豪、录入志书名胜的“留余堂”化为灰烬。与我有缘的是,2020年2月,一位古玩商在鹤庆金墩中学旁也就是“留余堂”的旧址,从一位50多岁的长者处,收到了镌刻着年款“乙卯年仲夏月(1915年农历5月)”名为“留余堂”的丽江锁并转让给我。

以留余为念者,必有遗泽,故以此文记之。另,考证此锁时萧先生提供了关键性帮助,谨致谢!


图片


祝圣寺方丈怀空大和尚


在笔者的佛教题材藏品中,有一把镌刻着 “祝圣寺方丈,怀空大和尚,座下弟子成通供养”的丽江锁。这位法名“成通”的信众现已很难考证其生平,但祝圣寺及怀空大和尚在《鸡足山志》等书籍中均有较详细的记录,下面就为您一一道来。


鸡足山祝圣寺的来历


我国著名佛教圣地鸡足山位于大理州宾川县,是佛陀大弟子迦叶尊者的守衣入定地。清光绪年间,名僧虚云在鸡山云游时,发现律教在此地已湮没无闻,于是,他发愿复兴迦叶尊者道场,振兴十方丛林。

虚云为获得开单接众的场地,于是在1904年受大理提督李福兴邀约讲经时向其寻求帮助,被安顿在殿宇倾塌、无人居住的迎祥寺(又叫钵盂庵)。有了立足之地后,虚云亲自在国内外讲经说法,募化功德重修迎祥寺。1906年,虚云赴京请领清宫内务府所刊的藏经《龙藏》时,光绪帝为迎祥寺赠名“护国祝圣禅寺”,封虚云为“佛慈弘法大师”。至此,虚云长老募化而建的祝圣寺成为鸡足山佛教十方丛林的大刹,祖廷佛殿重辉。

图片


怀空其人


虚云弟子怀空,俗姓李,字满照,江苏盐城人,是祝圣寺虚云、宝三、法印、佛耀后的第五代方丈。根据《费孝通文集——鸡足朝山记》,费先生评价他的同乡怀空和尚“谈吐确是文雅,不失一山的领袖”,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怀空还是一位想在山上经营铜矿,以“增加物资,以利抗战”的爱国企业家。

怀空和尚自给自足经营祝圣寺的理念也被徐悲鸿先生旁证。1942年3月下旬,徐悲鸿登鸡足山,沿途目睹山村农家土地肥美而生计艰辛,有感于当局施政乏术,随口吟咏七绝一首,诗云:“土壤肥沃鸡山道,可辟梯田八万顷。善政倘能分配好,丰饶足食十方人。”关注国计民生之情溢于言表。登山来到祝圣寺后,徐悲鸿将此诗书赠怀空,款题“鸡足山行集诗,怀空老法师实施自给政策于祝圣寺,因书奉教”。


杂感随想


滇西自古佛法兴盛,留下了无数高僧大德的故事。一把制于丽江的铜锁,当时需要至少一周时间才能沿着茶马古道南下200公里来到鸡足山。这份供养虽不值几何,但也承载着信众助上师修行的虔诚。锁上有信仰,锁上必然就有历史。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