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九河历史文化初探(三)

作者:杨国清 来源:丽江日报 时间:2022年08月21日 22:24
木匠之乡

玉龙县九河乡被称为“木匠之乡”,历史悠久、远近闻名,素有“剑川木雕,九河木匠”的说法。九河的民间有这样一个传说:鲁班的一支画签落在九河坝,使得九河屡出大木匠、大师傅,人才辈出、工艺精湛、技术上乘。


九河的工匠是多面手,木、石、泥、瓦、彩绘的人才都有,或一专多能,或多才多艺、技艺全面。历史上特别擅长起房盖屋,十里八乡的每个村子都有把墨的大师傅。依照九河的传统,凡是男子,从小都要拜师,跟着师傅学习木匠手艺,长大后靠手艺走天下。学得是好是坏、手艺是否精湛,那就靠各人的造化了。

九河木匠虽然以丽江古城的纳西族民居建筑手工艺为基础,但由于九河处在白、纳西、藏、汉等民族的过渡地带,学习借鉴各民族的工艺技术很便捷,所以,包容性更强一些,接触新工艺、新技术的机会更多一些,这无疑对九河木匠的技艺起到好的促进作用。因而,九河木匠可以承接不同建筑类型的木活工程。在丽江和滇西北区域,井干式民居建筑与穿斗式民居建筑在很长时间并进发展,但后来逐步被穿斗式的民居建筑取代。丽江的穿斗式民居建筑萌于唐代,宋末元初开始发展,到明、清之后得以较快发展普及。九河木匠较早掌握了穿斗式建筑的营造技艺,所以,建造平房、楼房诸如骑厦楼架构、蛮楼架构、闷楼架构、明楼架构、门楼架构,修建整院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跑马转角楼、两进院、两面房等等建筑都能满足主人的要求。

九河木匠技艺的学习传承一般采用师徒传承或者拜师学艺的形式。年轻人一般都要跟着家族里的能人,或村里的长辈、或托付给外乡的亲戚。九河的木匠师傅一般比较开明,徒弟在学手艺阶段虽然没有工钱,但师傅在年节期间也要给徒弟买一身新衣裳或给徒弟家里送一个红包。出徒时间以徒弟的手艺和个人的意愿而定。

九河的木匠师傅在清末、民国时期就走南闯北,把木匠活做到昆明、大理、保山、临沧等地。九河木匠以小阿昌、中和、甸头、高安、高寨等村最具有代表性。新中国成立后,九河木匠遍布滇西北及滇、川、藏交接区。迪庆州、怒江州在1973年前由丽江地区管理,新中国成立后,这两个地方开发建设中的工匠大都来自丽江,木匠则以九河的为主。20世纪50年代,九河木匠还进到四川甘孜和西藏昌都、察隅、林芝一带,或跟随部队,或跟随地方建设部门,投入到部队营区建设和地方基本土木工程建设中。小阿昌村前往以上地方的有赵永利、杨学圣、赵卫、赵训诚等一批大师傅。

图片


就我家的情况来看,也是一个木匠世家,但祖父、曾祖父的手艺名气不大,到了我父亲杨学光则成为远近闻名的木匠大师傅。父亲外号称“肯什布芝得”,即“长脚大师傅”,有1.8米以上的个子。他16岁高小毕业后学艺,17岁那年跟着家族长辈师傅们到巍山城里做木匠,装修一户有钱人家的四合院,这在当时是一个大工程了。在正房楼上安装神龛时,大家碰到了难题。如何做到庄严、美观、大方?构建如何安装?家族里木匠师傅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想不出办法。危难之际,17岁的父亲破解了难题,且超出当地工艺水平,深受主人家的赞誉,从此声名鹊起。18岁后,他成为师傅,带领村里一帮木匠在大理喜洲驻扎多年,获得当地业主的信任。抗战后期还到滇缅公路公果桥工地,尔后在丽江古城等地把墨。1953年,他和甸头村的杨文庚等人在丽江古城“见洛过”(现文巷)成立“丽江县九河甸头木器社”,是当时丽江三大木器社之一,在丽江古城还是颇有名气的。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他回到农村,但木匠活始终没有断过。“文革”期间,他在迪庆州洛吉乡等地从事土木结构国家项目建设。改革开放后,已60岁的他再次返回丽江古城。他在一生中培养了不少年轻人。

改革开放到21世纪初是九河木匠的黄金时代,也是最为辉煌的时期。在这段时期,无论丽江古城还是广大农村,由于国家政策放宽,十分关心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老百姓家家户户盖新房,起房盖屋热火朝天,是木匠等工匠大有作为的时期,九河成百的木匠师傅长年活跃在丽江古城和丽江坝区。1981年,我从部队转业到丽江地区行署工作,仄逼的住房要接待来往丽江做木匠活的乡亲们,他们喜气洋洋,不愁找不到活路,木匠成为香饽饽,可以大大彰显他们的身手和技艺。当年,在丽江古城的木匠“转师傅”很有名气,一提到“转师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是一家父子兵,起房盖屋又快又好,且善于言谈、说笑话,人缘也好,古城居民亲切地称为“老转”或“大转”,是老百姓公认而信得过的大木匠、大师傅。所谓“转”师傅,其意是脑子灵活、手艺精湛、本领高强、转得开、有办法,是一种赞誉;“转”也有“赚”的意思,干活快、能赚钱、拿得起、放得下。他们就是小阿昌村的赵永利、赵万川父子,另加万四、万五、万六、万七等几个小儿子。20世纪50年代,赵永利一直在四川省甘孜州的得荣、乡城、稻城一带做木匠,对纳西族和藏族的木活手艺都很在行,到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进入丽江古城。赵万川是他的大儿子,16岁高中毕业后就跟随其父学艺,尤其得到我父亲杨学光大师傅的真传。他上进心强,又有文化,善于学习各种先进技艺,工艺娴熟,十八九岁成为掌墨大师傅。1997年,他率先注册成立了九河古建筑土木工程队。总之,他们都是民居建筑的大师傅,在丽江古城及附近起房盖屋已有成百上千。

大屋檐、大翘角又夹有斗拱的结构,这是古建筑的高超技艺,只有少数大木匠师傅能掌握。九河木匠中有这样一些大师傅,尤其小阿昌村的赵八雄是其中佼佼者。当然,这也得益于老一辈人的精心指导和帮忙。当年,丽江大地震后的恢复重建中同时考虑恢复木氏土司府、建盖标志性的古建筑万古楼,我对九河木匠心中有数,尤其对小阿昌村几代木匠大师傅满怀信心,因此,原丽江县政府来征求我的意见时,我推荐了九河及小阿昌村的木匠们。县里几经核实、研究,由赵八雄领衔,九河及小阿昌一批精兵强将组成的建设队伍通过非凡的努力和创造,极具代表性的一柱冲天木结构5层楼的古建筑耸立在狮子山上,成为世界遗产的丽江古城标志性建筑之一。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此后,赵八雄又主持了玉水寨、黑龙潭万寿亭、文峰寺、福国寺、达摩寺、拉市南窑村文化大院等古寺庙建筑的重建或新建工作。应该说,这集中代表了丽江新时期木匠的技艺水平,为后世留下的神来之笔和传世佳作。

九河的十里八乡还有许多木匠大师傅,其中,奚正藩也是一位九河木匠大师傅。他承担了万古楼建设的监理和指导,又承担了木府万卷楼建设的任务。杨再兴也是小阿昌村的一位木匠工程师、大师傅,万古楼的雕刻出自杨再兴老先生以及杨青海等几位年轻人之手。此外,还有南高寨、高安村的李阿凡、杨茂兴等人,小阿昌村的杨述堂、杨国翰、杨永树、赵六斤以及杨成龙、杨成章、杨永兴、杨永林、杨蔚先、杨寿保、杨先合等,他们都是万古楼等丽江古建筑的建设者和参与者。

图片


香格里雄古


现在的九河乡有个香格里村委会,大致范围是清朝末期至民国时期的西香格里地域。

九河乡在历史上曾区划为九河里与香格里。香格里在民国时期曾划归金江石鼓区,而香格里地名一直沿用到1949年,1950年才改为中古村。1998年8月17日,在九河乡雄古村出土了“香格里雄古”石碑,民国时期相关文献和地图上也标有“香格里”的地名。美籍奥地利学者约瑟夫·洛克在《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一书中介绍香格里中说:“南山里(太安)的北面是香阁里。有两个里都叫此名,这儿指的是西香阁里。东面的香阁里在东金沙江岸,以梓里的铁索桥形成边界。而西香阁里向北延伸到金沙江,与阿喜里相连接。阿喜里向北延伸,包括丽江雪山迤西的金沙江山谷,沿通往石鼓的公路最北部的村子是沙坝,它的东西是阿喜里与香阁里边界的冷水沟。冷水沟之西为箐口塘,其南面有一些不在金沙江山谷的村子,叫雄古、鲁瓦和竹彼。在十字路以北的高原顶部区域(一般称为落水洞),仍旧属于香格里……香格里西南是九河里,最重要的村子为九河街。”这说明,丽江确实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叫香格里的地方,这个地方的茂密森林、山脉河流、湖光山色、民族习俗、宗教寺庙、山谷村庄与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笔下的“香格里拉”有许多相同之处。

1933年,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问世,1937年又拍成电影,于是,作者笔下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名扬天下,成为人们向往追求的美好地方和精神家园。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证实,詹姆斯·希尔顿的作品素材和灵感来自约瑟夫·洛克1923年至1933年在该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这些文章是洛克博士关于丽江及滇、川、藏交汇区域考察探险的成果,也是独特的民族文化的反映。

于是,“香格里拉”在什么地方成为学者和旅游者关注的焦点,20世纪90年代又一次掀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

图片


说到香格里,则离不开白汉场水库。这个水库,老百姓称之为海,其实只有3平方千米许的水域面积,但它点缀于香格里美丽的山峦之中,给这里增添了几分灵秀之气。白汉场,历史上又叫白鹤场、白汉厂,是纳西语的音译,此地也是九河上下片区的分界线,也是香格里重要标识之一。这个地名,纳西语的本意是“野鸭栖息之坡地”,也就是说与这个小海子有关。白汉场在20世纪50至60年代是一个很热闹的交通要道,南来北往的客人在此住下来的不少,许多人对这个小海子印象深刻。小时候,我也喜欢听祖母讲这个小海子的故事。我祖母的老家在水库北坡头的吕瓦村,我随老祖母回她的老家,在海边田野小道上,她说,小海子区域原本是一个大村庄,是一块风水宝地,由于西边的龙王爷喜欢上这个地方,有一年在四周的山上出了大水,很快淹没成为一个小海子,这个村庄现在还在海水的下边。这里绿波荡漾、湖光山色,周边是大森林与香格里连成一片。在我的记忆里,白汉场小海子的水满满的,只是,最近10多年,由于连年干旱,水少了很多。我祖母讲的故事与《光绪丽江府志》记载的大体一致,府志卷八“艺文志·异闻”中说:“白汉厂水,咸丰五年,将有回逆之变,九河里白汉厂山麓,数月间出水成潭,绿波潆洄,约有三里许。先是有僰人男女往来山麓,倏不见,后即出水。”

丽江的香格里有许多美好的故事和传奇。其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香格里村民救助美国援华的航空队飞行员的故事特别感人。据香格里村和若永、和社字、和双红、和正文等老人回忆,当时他们是十七八岁的青年,也是当时的救援者和当事人,他们多次讲述了救助美国航空队飞行员的事情。1943年12月17日,一架美国航空队飞机从金沙江石鼓方向往东边丽江方向低空飞行,在木是山头上坠毁,机组人员提前跳伞,其中3个飞行员落在香格里北边正觉寺附近山头上。香格里村的五六个年轻人向降落方向拼命奔跑,一直跑到山头。当他们接近美军飞行员时,那些飞行员本能地拔出了手枪,但见到这些年轻村民很友善,才掀开衣服露出了援华抗日的美国飞行员中文标识,还不断地说着什么。和正文当时在丽江一中读书,能听能说几句英语,就对他们说:“我们是好人,是来救援你们的。”于是,把3位飞行员救助到香格里。恰好那一天村里有一家人办白事,就安排在这里吃饭、休息。美军飞行员不会吃当地的饭菜,只吃了几个煮鸡蛋。当时的香格里属于金江区,当地香格里民团大队长吾当福(和继选)说,要把洋人送到丽江。于是,在傍晚,上述几个年轻人送他们前往丽江。走了一段路程,天就黑了,美军飞行员拿出手电筒照路,这使几个村民大为吃惊。他们第一次见能发出亮光的手电筒,很惊奇。到了木是村,见到从丽江赶来的救援人员和在附近救起的另外几名飞行员。大家见到送来的3个飞行员,非常高兴,夸奖和感谢这些年轻村民。一位会讲纳西话的洋人说:“送到这里就行了,请他们一定要安全地返回去。”这个故事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亲善、和谐、包容,反映出这个地方老百姓的爱心和助人为乐的精神,这也许是香格里拉之所以美好的本质所在。

地名见证了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反映了一个地方的民族风情。香格里村的干部群众以及丽江本土民族文化专家、学者们,在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中期盼早日恢复古老的地名。其实,“香格里”和“香格里拉”是一个含义,“拉”在纳西话中只是语气助词。历史上的香格里区域北接藏区、南通大理和内地,往东是拉市海及古城,它又与金沙江、玉龙雪山紧密相连,有蓝天、田畴、村庄、寺庙,生态极好,雪山草地美不胜收。在龙蟠乡阿喜一带,金沙江峡谷与香格里峡谷相连,各民族同胞友好地往来在这里的茶马古道上,民风纯朴善良,这与詹姆斯笔下的“香格里拉”何等相似。俄国人顾彼得在丽江逗留了9年之后,声称在丽江找到了心中的香格里拉。他是这样描述的:“我最后一次向在机场为我们送行的朋友们、本地纳西族农民和喇嘛们挥手告别……我们慢慢地飞过可爱的丽江城上空,它那瓦盖的屋顶和条条溪流历历在目。我们最后一眼看见的是滔滔的金沙江,它在丛山峻岭的峡谷间蜿蜒奔流……丽江很少为外界知道,是几乎完全被遗忘了的中国西南部古纳西王国。虽然我在莫斯科和巴黎度过了青年时代,但我无法解释我会被吸引到亚洲来,它那辽阔而很少被人探索过的群山,它那奇特的各种民族,特别是神秘的西藏,都在吸引我……我一直梦想找到并且生活在那个重重大山将它与外部世界隔绝的美丽地方。也就是詹姆斯·希尔顿在他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所想象的地方。小说中的主人公偶然间发现了他的‘圣山’,凭着我的设想和不屈不挠精神,在丽江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圣山’。”

图片


2013年3月12日,玉龙县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将中古村委会改为香格里村委会,恢复原来的地名,7月1日正式对外宣布。2013年8月22日,我专程参加了在香格里村委会召开的文化座谈会。此前,原中共丽江地委宣传部部长和家修几次与我商量这件事情,开会前又打电话提醒我一定要参加座谈会。家修对家乡一往深情,他和我都是九河乡人,他又出生在香格里,是热心的推动者。座谈会上,大家进行了深入论证,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

其实,美好的香格里是我们永远的追求,是我们心中的精神家园,我们追求的目标不仅是一个美好的名字,更在于其实质的内容。在当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优秀民族传统文化是个宝,九河关键在于建设和永保“香格里拉”文化品牌的品质及形象。(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