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九河历史文化初探

作者:杨国清 来源:丽江日报 时间:2022年08月08日 10:51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是九河的水土养育成人的,不忘本来,铭记家乡,这是人之常情。近年来,我抽出一些时间,翻阅历史文献资料,走访乡贤,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加上手中有较为齐全的史料,于是写成《九河历史文化初探》。

地名沿革简读

玉龙纳西族自治县九河白族乡自古是丽江的西南大门,一直是丽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西靠老君山,北连金沙江,南下大理通往内地和东南亚,北上藏区是滇藏茶马古道的大通道。九河也是具有历史影响的古战场、前哨阵地。九河还被称为鱼米之乡、木匠之乡、生态之乡、文脉之乡,有许多独特的历史文化积淀。这里山川秀丽、文化厚重、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在丽江历史文化中有重要分量。

九河纳西语叫“基坞”,白族语称为“九坞”,称呼基本一致。此地名有两种解法:一是九河来自于九禾、九和。丽江历史上就有七禾、八禾、十禾的地名,“河”都是从“禾”或“和”字演变而来,说明和姓是此地的开拓者,最早的居住者之一。这个说法与纳西族地区的历史文化相一致,也有历史文献的依据,与白族语的称呼也是一致的。明代徐霞客《滇游日记》之六中就有“七河者,丽江之地名,有九和、十和诸称”的记载。九河引起各方关注,方国瑜先生研究过白王塔等九河文史情况。20世纪60年代,九河小阿昌村的杨运斌先生写成《九河史话》,经常到白汉场和九河街等热闹之地向南来北往的客人宣传九河的历史文化。他讲九河地名的来历就是这个说法。二是九河被纳西语称为“基坞”,也许有更古老的含意。“坞”在汉语中的意思是地势周边高中间低洼的地方,又引伸为村寨、小城堡,与村庄、村坞、村寨相通,古诗中有“山坞春深日又迟”的句子。丽江的村庄也有叫“坞”的地方。比如,纳西语说“坞坞岑你坞”,是“12个村寨”之意。“基”,纳西语中为水之意,九河坝历史上长期被水淹没,九河甸尾河道疏通后,水才逐步退去,坝中耕地逐步多起来,而村庄始终在坝子东西两侧山脚下。“基坞”指有着水面的地方或者有水面的村庄、河谷。

图片


南诏在贞元十年(794年)大破吐蕃于铁桥,麽些部落不再依附于吐蕃,南诏设置丽水节度,统治金沙江流域的纳西族地区。南诏统一云南,成为云南统治者,并将其统治区域延伸到川西南的纳西族地区。此后,纳西族周旋于南诏、吐蕃、大宋之间,并逐步发展起来,成为相对独立的实体。正如方国瑜先生所言:“故自南诏以后,磨些之境,大理不能有,吐蕃未能至,宋也弃其地,成瓯脱之疆,自为治理,经三百五十年之久。”(《磨些民族考》)《元一统志·丽江路·沿革》之二中也说:“南诏衰后,大理莫能有其地,磨些蛮蒙醋醋为酋长,世袭据之,至三十九世孙和牒、和字、和失。”而九河对纳西族地区来讲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东西部纳西族区域连接的地带和南接大理的边界。到元代置丽江路军民府宣抚司,领府一、州七、州又领一县,通安州是其中之一。《元一统志》记载有九禾乡、白鹤场(即现今的白汉场),从史料里至界限记载,从通安州至剑川县界110里。所以说,九河历史上早就是丽江的组成部分是有史料根据的(云南史料丛刊第三卷95页至96页)。

九河又是丽江重要的前哨和关口。元、明、清史料志书中多处有关九河关、哨、铺、汛、塘的记载,说明九河是大理州剑川县出迪庆州香格里拉市、维西县的要道。康熙《剑川州志》也记载,县城往北20里干木河为剑川、丽江的县界,丽江第一任知府杨馝在九河建有牌坊,题额曰“通道百蛮”。这说明,九河是各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现在的九河乡总面积358.7平方公里,最高海拔4247米,最低海拔2090米,森林覆盖率76%,有8381户、29105人,是玉龙县人口最多的一个乡镇。全乡11个村委会,86个自然村组:香格里村委会(8个自然村组)、关上村委会(5个自然村组)、甸头村委会(6个自然村组)、中和村委会(3个自然村组)、北高寨村委会(7个自然村组)、南高寨村委会(3个自然村组)、龙应村委会(6个自然村组)、九河村委会(10个自然村组)、河源村委会(14个自然村组)、金普村委会(13个自然村组)、九安村委会(11个自然村组)。

历史上和新中国成立后,九河一直是丽江的一个里、乡,这是比较稳固的,其中,区划建制时有变更。新中国成立后,九河乡的建制多次调整和变动:1949年10月,丽江县设立16个区,九河是其中之一;1950年7月,16个区合并为7个区,九河属第七区;1954年将第七区划归第四区,行政村改为乡;1958年9月至10月,丽江县实行人民公社化,成立政社合一的九河人民公社;1962年9月,恢复区建制,将大公社调整为小公社,恢复第七区建制;1966年10月,“四清”之后又恢复九河公社的建制,撤消区的建制;改革开放后的1984年,废除人民公社,设区建乡(小乡);1988年撤区建乡,丽江县设立21个乡、3个镇,同时设立6个民族乡,其中有九河白族乡;2003年丽江撤地设市后,设立玉龙纳西族自治县九河白族乡至今。

图片


历史上九河、龙蟠在一段时间里同为一个区、一个公社;香格里曾经为丽江县的一个里,也曾属于金江、石鼓;金普行政村历史上较长时期属于石鼓,1988年5月划归九河;现在的太安乡螳螂坝红麦行政村解放前属于九河乡。九河乡以白族和纳西族为主,还有汉族、普米族、傈僳族、藏族、哈尼族、傣族、回族、彝族、苗族、壮族等。根据2010年玉龙县第6次人口普查资料,各民族人口及相关占比如下:2010年全乡总人口为23680人,其中,白族11088人,占46.82%;纳西族9702人,占40.97%;汉族1251人,占5.28%;普米族971人,占4.1%;傈僳族425人,占1.79%;彝族100人,占0.42%;藏族50人,占0.21%;哈尼族20人,占0.084%;壮族19人,占0.08%;苗族16人,占0.07%;回族11人,占0.05%;傣族2人,占0.008%;其他民族25人,占0.11%。

文化多元多彩

和合、和谐是九河文化的显著特点。白族、纳西族、普米族、傈僳族、藏族、汉族等各民族文化多姿多彩。九河原来为纳西族为主的地区,到清朝“改土归流”后,从鹤庆、剑川进来的白族人口不断增加,逐步成为白族占多数的地方。比如,中和村我岳父彭家是从鹤庆迁过来的,岳父曾说鹤庆有不少亲戚,新中国成立初期还有往来。我岳母是中和村的“白杨”,祖上从剑川来。九河白族与纳西族等相互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况比较典型。在历史发展进程中,有的纳西族变为白族,有的白族变为纳西族,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确实存在。比如,中和有“白杨”“黑杨”之分,称为“黑杨”的杨姓,原来是纳西族,和小阿昌村杨姓纳西族同祖同源。这也是大阿昌、小阿昌的来历,祖上两兄弟,老大住在中和,中和又叫大阿昌,中和村的许多地名是纳西语地名。小阿昌村的杨家是弟弟,所以叫小阿昌。中和的和姓、姚姓原来也是纳西族。小阿昌村的赵姓原来是从剑川到九河街,又从九河街搬到小阿昌村的,祖上应该是白族,但逐步变为纳西族了。

九河的纳西族与白族自古就相互通婚,亲如一家。其他民族也普遍相互通婚,从服饰到习俗,相互影响、相互融合。语言中有相互借词的情况,不少九河人会流利地讲几种民族语言。小阿昌村是纳西族村,但谈恋爱、找对象主要在中和村,而小阿昌村的纳西族姑娘大都嫁到中和村。小阿昌村的纳西人百分之八九十可以讲一口流利的白族话,中和村白族也有人可讲纳西语。小阿昌村的纳西人,白族调也唱得很地道。南高寨的彼古村是纳西族与白族混居的村子,两种语言都通用。2007年剑川石宝山歌会的得奖者杨寿喜老师就是一个地道的纳西族。

图片


九河的服饰是白族、纳西族文化交融的最好例证。这套服饰原本就是纳西族的,1923年,美籍奥地利学者洛克先生标明“3个纳西族妇女服饰”的那张照片,其中一位戴高尖帽的就是九河的纳西族妇女。只是,当时条件有限,高尖帽是单层的蓝布,现在条件好了,尖帽采用多层、且有了五颜六色。七星羊披是纳西族妇女服饰的基本特点,在九河妇女服饰中,七星羊披也是最基本的构成。这套服饰又融入了白族文化的一些特点,比如,加上比较艳丽的色彩、花边、搭配的饰物,尤其年轻小姑娘作为挂件的漂亮手巾,很有白族的特点。

白族有三弦、情歌对唱以及多彩的歌舞形式。九河白族特别喜欢三弦,很普及,凡是男孩子必须学会弹唱,这是立身之本。弹着三弦,边弹边唱,这是情歌对唱的基本形式。但对歌对唱不拘泥于形式,嬉笑怒骂都可以为歌,要做到临场发挥、灵机应变、随意拈来,要做到喻人、喻物、喻山、喻水,曲调优美、表达自然流畅,高手需要有语言艺术和表达的天赋。我的岳父彭金海是中和村人,是弹唱三弦和白族调的高手,技艺精湛,在村里很有知名度。改革开放后,农村富裕起来了,到了年节等喜庆时刻,他在正房楼上弹起三弦、唱起白族调,弦音缭绕,歌声飞扬,于是,楼背后的村道上挤满了前来品赏的村民。我的孩子的两位舅舅都会弹三弦、唱白族调。

我对三弦和情歌对唱是外行,但从小留下了难忘的记忆。那是1957年秋冬季节,九河修建白汉场水库和两山的边沟,计划从白汉场修到龙应村,动员了村村寨寨的民工,龙应村的民工住在小阿昌村,凡是男的除劳动工具还带上一把三弦。到了晚上,小伙子们拿起三弦,小姑娘们换上干净漂亮的服饰在我们村里吹拉弹唱,情歌悠扬、热闹非凡。当时我10岁,这美好的景象印在了脑海里。

为了更好地传承白族民间音乐技艺,2012年,丽江文化研究会、纳西文化研究会和玉龙县文化馆在九河龙应完小举办三弦培训班,有一大批年轻娃娃参加,在学校和相关部门的支持参与下,获得成功,也带动了九河民族民间音乐歌舞的保护、传承工作。九河白族民族民间音乐、歌舞也多姿多彩,改革开放后得到较大发展,涌现出一批年轻的优秀歌手。2007年,在剑川石宝山歌会上,有3位九河籍的歌手获奖,其中,杨寿喜是纳西族民间歌手,他演唱的白族调在石宝山歌会技压众多知名歌手。

图片


九河纳西族的民间音乐歌舞与丽江坝大致相同,但也有其特点。除纳西族传统曲调外,谷气、喂默达、时授、对歌等形式都很流行,显得古朴地道。九河的民间歌手与丽江各地歌手时常有交流、切磋。以前,每年的三月会和七月会,许多歌手都要赶到丽江参加民间的音乐歌舞活动。在各个时期,九河都涌现一批很有成就的民间歌手,也不时流传着九河纳西族歌手击败丽江坝子歌手的故事。

在现当代九河纳西族歌手中,最为出名的是北高寨新联村“姚氏民歌世家”。姚氏家族传承纳西族民歌有悠久历史传统,到民国,姚玉斌这一代达到一个高峰。姚玉斌身材高挑,年轻英俊,读过几年书,文化基础较好,还当过小学老师,对民歌曲调、歌词创作等方面在总结前人经验后形成自己独特风格。他应变能力强,熟悉纳西族语言,对历史上著名歌手、曲调掌握很多。当年,丽江坝开文文荣村也有一家赵姓民歌世家,才学出众、年轻漂亮的歌手赵木林远近闻名,成为一颗新星。姚玉斌提出到丽江会会赵木林,当两个年轻歌手对垒,相互爱慕之情油然而生,一个通宵下来,两人私定终身。这是一个以歌为媒喜结良缘的典范,他们活得快乐幸福,到90多岁坚守到终老,相随相伴近70载。姚玉斌、赵木林在九河生下6女3男,都会唱民歌,名字以“亮”字开头,女的分别为“花、芝、鹤、月、海、莲”,其中,大女儿亮花、二女儿亮芝演唱民族民间曲调特别出众,两位至今健在。

九河农民艺术团是传承、保护、发展民间曲调的一个载体。团长奚正藩老师和老君山艺术团在民族民间音乐歌舞传承方面作出了很大努力,成绩突出。奚是纳西族,多才多艺,不仅唱纳西调,白族调子唱的也地道,吹拉弹唱样样在行,是九河民族民间音乐的优秀人才。改革开放以来,九河民族歌舞艺术得到传承发展,在各自然村都成立有演出队的基础上,奚正藩和杨寿喜于2007年3月2日集九河民族民间文艺骨干,组建了“丽江县九河老君山农民艺术团”。该团扎根农村,贴近乡亲,贴近生活,创作、演出了一批具有浓郁乡村气息和民族特色的节目,深受农民群众欢迎。奚老师去世后,其女儿承担起艺术团的责任。2007年,艺术团派出民间歌手参加“剑川石宝山歌会节”,在白族调对歌大赛中,九河3位歌手获奖。

图片


在地方党委、政府和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下,九河的许多文化传统得到恢复,各种文化传承组织得到发展。“栽秧賩会”活动是很有特色的民俗文化活动,白族、纳西族村寨都有这样的活动,这也是“化賩”的一种形式。秧子栽完的那天,人们在秧田里泼泥水、掷泥块、打泥水仗,在欢乐气氛中变成了泥猴,欢声笑语不断,各种民间调子此起彼伏,传遍田野。栽插完毕的第一个街子天,也就是“栽秧賩会”,人们载歌载舞,人们还要到庙里祭拜山水之神、五谷之神,祈求丰收。这一天,青年男女都要来对歌,唱情歌找情人,有名气的歌手们也要大显身手;斗牛是必不可少的节目,牛群聚在一起你争我斗、相互逞雄,这样牛群才会重新和谐起来(最近10多年,拖拉机替代了耕牛,九河农村很少有耕牛了)。

举办培训班和演唱会等活动,是民族民间音乐歌舞文化得以传承发展的重要平台和载体。这方面,九河做了不少工作,取得好的成效。2009年10月底,由丽江文化研究会、纳西文化研究会主办,丽江福兴祥原生态民族民间传习馆赵学军、李海珍承办的“民族民间原生态曲调演唱会”是一次高水平的演唱会,是白族、纳西族民间曲调文化的大交流,也是民族团结和谐之盛会。出席演唱活动的有:被称为白族歌王、歌后的剑川县白族歌手蒋忠德、李宝妹,九河白族歌手姚国珍、姚福花,纳西族歌手姚亮芝,丽江纳西族著名歌手和耀淑、李秀香、和明达,著名丽江音乐人和忠、和文光、李承翰等。这次活动在民间社会产生较大的影响,对民族民间音乐歌舞保护、传承及活动的开展起了助推作用。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