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梦里丽江

作者: 来源:李志仙 时间:2022年06月27日 20:32
多年来,“丽江”这两个字总在我心海里轻轻流转,荡起情感的油油波纹;总在我夜半的梦中悄悄蔓延久远的情怀,让我浮想联翩。这不仅仅因为我在丽江度过了童年时光,更因为记忆中那三坊一照壁的古老民居、灵动的山水、风中摇曳的垂杨、金色太阳雨里款款走来的纳西族女孩……总是那么悠长柔媚,总是那么风雅迷人。

图片


如纳西族女子腰肢般柔软修长的玉泉河,潺潺湲湲穿城而过,给古城留下“家家流水、户户垂杨”的写意画。云淡风轻的天空下,古老的民居沿岸排开,杨柳依依微风轻拂,玉龙十三峰的倒影与河边汲水的大嫂、浣衣的姑娘交织在清凌凌的河水里,轻漾成一幅灵动的山水图。

远处是一层叠一层、一片连一片的庄稼地,风起时,空气里便飘满了稻花的清香,秧鸡或鸥鹭从稻丛飞起,腾空的翅膀就会展出蓝天和白云梦幻般的交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是丽江千载积蓄的情怀。如潮的蛙声托起一轮明月,筛碎点点月光的瓜棚架下,老人的水烟筒里咕噜出的优美传说、河边滚动的水车悠长的“咿呀”声与田野里庄稼拔节的声音,交响在岁月深处,凝成丽江人质朴而亲切的歌谣。

水是丽江的灵魂,桥是丽江的风骨。一座座陈旧的木桥、石桥、板桥、拱桥,带着水的灵性,斜斜地架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与它脚下的流水相偎相依。木桥斑驳的栏杆上爬满了青藤,青藤末梢的茎斜斜地伸向水面,连着晨光、连着夕阳、连着丽江人的梦。磨损的、斑驳的桥板,承载着历史的风雨,演绎着丽江人风雨中的故事。夕阳唱晚时分,站在这连接流水两岸人家的小桥上,看从那不知年代的桥板缝里长出的青苔和桥下晚钓的人们;听牧归牛蹄踩响的暮曲和柳树丛隐隐传来的丝竹声;嗅阡陌纵横的山野不时飘来的野花的清香。不用喝丽江那久负盛名而醇厚的窨酒,就已然醉在了这丽江的空淡疏灵里。

图片


清凌凌的玉泉河水里不但泳着鱼、卧着虾、钻着泥鳅、洋溢着我童稚的俏皮,也生长着我孩童时的欢趣。儿时,我常和表哥在河边比试打水漂。我们拾起一小片圆圆薄薄的石片,曲腿扭腰、屏气聚力,手一扬,石片便紧贴水面,在水中激起一个个涟漪,也激起我们对玉泉河缠缠绵绵的痴迷;在那些蝈蝈“唧唧”欢叫的夜晚,我们还在玉泉河边追扑流萤,用竹枝在飞满萤火虫的河面用力地搅,搅碎了月亮,搅碎了星星,留下一河碎银,也留下了我们成长的脚印。

我和表哥还养过一只长须褐头的蝈蝈。表哥采南瓜花、丝瓜花喂它,它便“唧唧”“唧唧”地欢叫。那充满乡村野趣的“唧唧”声,疯长着我寂寞童年的美好记忆。所以,如今,听蝈蝈一叫,我便会自然地想起月下的玉泉河;想起玉泉河边的表哥;想起玉泉河边的小草上拴着的我们的童年幻想;想起每棵小树上镌刻着的我们曾有的率真……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清楚地记得,当远远近近的灯火次第亮起的时候,一袭水裙从门前飘过,欢歌笑语就会从月光下的打跳场鱼跃而出。在渐次悠扬的竹笛声、葫芦笙声、三弦声里,庭院里纳凉的老奶奶总会忆起曾经的绰约风姿。她们的青春往事在盎然意趣里碰响绿莹莹的手镯,清爽的笑声便会摇落满天星辰。是的,岁月老去、红颜老去,但老奶奶的记忆不会老。你看,她眉梢间不经意流露的风情,依然有着少女婉转的灵秀。

阳光特别灿烂的日子,身着“七星羊披”的纳西族女孩从曲折的青石板路上款款走来了,彩蝶与蜻蜓在她们撑起的花边阳伞上起落成千百种风景。这种时候的丽江,往往会有金色的太阳雨,一弯彩虹挤开空濛的山色斜卧在垂柳梢头,雨打芭蕉闲听雨的情趣,流水里隐约的亭台楼榭的倩影,便成为丽江风情的注脚……

图片



这就是丽江!这就是我的梦里丽江!淳朴的风情、古老的民居、婆娑的垂柳,一切都呈现原生态的和谐宁静之美;清清的流水、斜斜的石桥木桥、悠扬的丝竹声,一切都呈现丽江人家生活充满的脉脉温情!

丽江!小桥流水的丽江,户户垂杨的丽江,空淡疏灵的丽江,脉脉温情的丽江!我的梦里有你,你的梦里一定也有我。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