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外婆的八河

作者:李志仙 来源:丽江日报 时间:2022年05月07日 11:13
潺湲不息的玉河就像古城的血脉,曲折蜿蜒、枝枝蔓蔓,不仅润泽了古城“家家流水、户户垂杨”的风景画图,也连缀了古城周围大大小小的村庄。那些被玉河连缀的村子,有一个叫八河。

我的外婆就住在这个名叫八河的村子里。

图片


我喜欢八河,除了外婆的缘故外,还因为八河总会给我以古典的诱惑和别样的景致。走在八河弯弯曲曲的青石板路上,无须用眼睛去刻意搜寻历史的遗迹,就能清楚地感觉到它古老的色彩和气息。村头有好几栋三坊一照壁的建筑,据说都是民国时期的,经年的墙壁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并在岁月里斑驳成了一幅幅抽象画,透逸着历史的厚重和深邃。穿过这些把纳西人的传统建筑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的古屋,沿青石板路再拐两个弯,在柳烟深处,有一座爬满了豆角的木屋,那就是我的外婆的家。

外婆的木屋被青青的栅栏围住了,栅栏很高,野狗、野兔之类的不速之客进不来,但蛐蛐、萤火虫却是关不住的。萤火虫在院子上空忽明忽暗地悠悠飞翔的时候,蛐蛐便也会在院内的草丛里轻轻吟唱。院子靠南的一侧种有丝瓜、辣椒,还有短而扁的豆角。那时,丝瓜已开出了皱皱的鹅黄色的花朵,辣椒枝头也结出了可初见形态的果实,只有豆角不紧不慢,虽然一时满目嫩绿,可浅绿的扁扁的果实还不见踪影。但是它绵延的战线又最长,已从外婆专门为它搭的棚架蔓延到了木屋的窗棂上,密密地缠绕着,形成了一堵鲜绿的护墙。

去八河看外婆,对年幼的我和妹妹来说是一件最高兴的事。皓月当空,月光如水的仲夏之夜,我和妹妹常在院子里乘凉。院子里植物多,虫子也就多,为了防止蚊虫的叮咬,我们把全身上下都抹上风油精。稀疏的星星在蛐蛐的欢歌中眨着眼睛,新叶的微微香气混着风油精淡淡的味道弥漫在夜晚清爽的空气里,让人感觉舒适、平和而安详。

外婆家有两把可躺的竹椅,每逢乘凉,我总是毫不客气地抢占其中一把。这种时候,妹妹往往会指责我“对外婆不孝顺”,并威胁:回家后要告诉妈妈,让妈妈打我。但外婆却从没有指责过我,而是每次都会用湿毛巾为我把竹椅擦得干干净净。有一次,我看着外婆蹲在那里为我擦竹椅,便问外婆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外婆笑着说:“因为你是我女儿的女儿呀。”我装着很懂的样子也甜蜜地笑了。

图片


其实,冬季才是去八河的最好季节。因为那时候,农闲了,靠近公路边的几家小吃摊也格外地热闹起来,水煮粑粑、小锅米线、炒干巴……各式各样的风味美食都可以在这里尽情品尝。特别是夜晚,小吃摊前简朴的灯泡发出柔和的橙色光芒,切成了一片一片的饵块被红红的炭火烧得滋滋作响,各种诱人的香味飘散在清凉的空气中。那附近屋子里不知谁家孩子抑扬顿挫的读书声、河边柳树下隐隐约约的丝竹声,在耳畔此起彼伏……置身其中,会让人感觉是在《清明上河图》的繁华里。

除吃的以外,我最喜欢的就是睡在外婆铺的床上听她讲故事了。外婆家的被子很特别,有一种甜甜的、软软的味道。身上盖着厚厚的柔软得像水一样的被子,暖暖地依偎在外婆身边,眼里看着透过窗棂照进来静静地洒在我和外婆身上的月光,听着外婆给我讲的故事,直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外婆常给我讲岳飞抗金、七星披肩的传说、玉龙雪山与哈巴雪山的故事……我说:“外婆,您懂得真多。”外婆便笑起来。外婆的笑,不是那种老人普遍的慈祥的笑容,而是小孩子般略带羞涩的笑,嘴角向上弯成好看的弧形。

外婆是识字的,也是见过世面的,在6个姐妹中她排行第三。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外婆为了求学,剪短了自己的头发,只身一人到省城读书……外婆和八河这个古老的村庄一样默默走过了许多年,一样拥有很多的故事,并沉淀为脚下掀不动的历史,但她却很少向人提起。

图片


转眼,外婆驾返瑶池已是多年,我离开八河也有20余载,但八河的一切却一直清晰地在我的记忆里。今天,当我站在这异乡的土地上举头望明月时,郁郁的乡思便也在我心中潮涌而起。同样皓月当空,同样月朗星稀,这是当年把清辉洒在我和外婆身上的那轮八河的明月吗?八河的风应和当年同样清新吧?村头的小吃摊还是那样热闹吧?外婆曾住的小院里,嫩绿的豆角是否依然满架……

月光下的八河,外婆那孩子般羞涩的笑容,是我心中品味不完的眷恋,就像八河村边那灵秀而清澈的玉河水,一直潺潺地流向远方。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