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舍不得的丽江”征文|沧阳瓦陶

作者:海忠菊 来源:丽江日报 时间:2022年04月25日 17:31
元末明初,青花瓷开始登上滇西的历史舞台,永胜瓷器也逐日声名鹊起,但关玉祥的祖辈始终没有放弃土陶制作工艺,一路走来,在土陶的传统工艺上融入很多时代元素。永胜人历来就有在房屋上放置瓦猫的风俗,关玉祥的高祖父是当时永胜制作瓦猫的高手。关玉祥从小跟随父亲在砖瓦厂长大,他的童年就在泥坯瓦堆间穿梭、在玩泥巴中度过。还在七八岁,他就能捏制出形态逼真、怒目狰狞的黑陶瓦猫,算下来,他是瓦猫烧制工艺的第六代传人。

图片


瓦猫虽被冠以猫名,却寓虎于猫。民间自古有称虎为“大猫”的习俗,在永胜乡村,人们还习惯将属相虎说成“属猫”。虎凶猛无畏,属镇宅神兽,“神荼、郁垒执鬼以饲虎”“故俗,画虎于门,冀以卫凶”。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中,玉琮的兽面和殷商青铜器上的兽面都与虎的形象相似。据考证,虎的形象在古羌族群中就有出现,虎为我国许多少数民族先民所崇拜,至今仍有大量的虎文化遗存;虎也一直受到汉族的崇拜,它是正义、勇猛、威严的象征。于是,在滇西,少数民族文化与汉文化的融合再一次提高了大家对虎的崇尚程度,有的地方还制作陶虎置于房上或摆放于家中镇宅。古时,人们把虎看作百兽之王,是神物;神话当中的仙人往往乘虎升天;虎是镇西之兽;虎符代表军权。后来,虎一直是劳动人民喜爱的保护神,而没有成为帝王的象征,民间还喜欢让小孩穿戴虎头鞋、虎头帽、虎枕等“驱邪、降魔”。

永胜民间认为,住宅大门或堂屋倘若对着别人家屋脊上的梢角或大树,有邪秽侵入和不吉利,需在自家门头或屋脊上安一尊瓦猫,以“吃掉一切冲犯本宅的疾疫、祸害和鬼怪”。关玉祥捏制的瓦猫造型独特,既有猫的灵性,又有虎的霸气,主要有降脊虎、降山虎、四不像3种。

图片


降脊虎。以虎为原型,或蹲或站于正脊的筒瓦,怒目圆睁、胡须赤起、虎口大张、舌头伸长、四牙六齿、耳朵直竖、头顶八卦、身背寿字,凶猛狰狞中不失古朴神秘的拙态,既具灵性也尽显威慑之势。当自家堂屋或者大门正对着别人家的屋脊、梢角或电线杆时,就在屋顶或大门上安放降脊虎,“降住前面直指家宅的尖锐之物”,从此,家宅平安,一帆风顺。

降山虎。形如降脊虎,只是头上多长了一只角、脚踩八卦。如果堂屋或者大门正对着大山、大树、死水塘等庞然大物,就在屋顶安放一尊降山虎,“压住前面的山峰、大树、死水塘等”,以强宅聚气,护佑家人平安。

四不像。最难做的一种,造型独特、用途广泛。其貌狮头、猫身、龙尾、鹿脚,头上长一只角,角上刻一个“王”字,狮口大张,露出尖尖的虎牙和獠牙。有的嘴衔八卦、龙尾鱼鳞纹、背脊骨节凸起。据说,它可降山、降脊、降魔,能强宅聚气、驱魔镇邪、迎吉纳瑞、获福平安、招财进宝。

瓦猫在永胜各族人民心中也被视为福、禄的象征,安放在房屋、大门和照壁正脊中央,显得虎虎生威、威震八方。

瓦猫是一种以虎为原型、外形与真猫相近的素胎灰陶,是历史悠久的民间传统陶艺。人们称之为猫,但它囊括了虎的内涵。在永胜的乡间,无论立于寺庙、民宅屋脊上的瓦猫,还是置于房屋、门楣或供于堂屋里的陶虎,其功能基本相同。瓦猫文化是屯民实边的产物,承载着人们的祈愿,融合信仰、建筑装饰和民间艺术为一体,具有广泛的内涵。

图片


瓦猫是云南人民的特产,“故宫有走兽,云南有瓦猫”,瓦猫从中原古建筑上的走兽演变过来。在故宫古建筑的岔脊上都装饰有一些动物,它们的排列有着严格的规定,数量的多少是依宫殿的大小、建筑的等级而定的。走兽最多可达9只,随建筑等级的降低而递减,小兽的减少是从最后一只依次往前减的。故宫太和殿上的走兽数量最多,而且是汉族古建筑中唯一有10个走兽的特例。其他殿上的小兽按等级递减,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宫等都是9个(减去行什),坤宁宫为7个,东西六宫为5个,一些门庑和琉璃门顶上仅用一个至3个。

这些造型各异、贴近生活又充满历史气息的土陶制品都是关玉祥传承祖业、在凉水村“永胜县陶艺文化研究中心”的砖瓦厂里亲手烧制出来的。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吉祥三宝”:龙凤香炉、雄狮蜡台和方形黑陶花瓶。它们造型独特、形象生动,美观而寓意深远,是永胜人喜欢在堂屋神龛上摆放的礼佛3件套。龙凤香炉呈圆形、大肚、三足,双耳是展翅欲飞的一对凤凰歇于两侧颈肚之上,炉壁莲花瓣图案上的花茎都清晰可见,盖顶上趴一条精美卧龙,口衔宝珠,香烟从口中宝珠间缥缈而出,令人心旷神怡,是上佳礼器;六边形的方樽黑陶花瓶轮廓分明,瓶身雕饰花纹,由底座向上,瓶身慢慢胀大,呈弧形向内凹曲直达瓶颈,瓶嘴处又徐徐敞开,造型古朴大方、设计精致巧妙、功能适用美观,且具有商周气息。

狮子在故宫古建筑房屋的屋脊走兽中排列在龙、凤的后面。在丽江,黑龙潭公园内五凤楼每层楼的每条屋脊上装饰着5只狮子,永胜他留坟林的墓碑两边都雕有各式各样的石狮子。1996年,还在上高中的关玉祥就制作了一对造型古朴、形象逼真、高1.95米的镇宅雄狮,这也是他制作的形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黑陶雄狮。他还制作了很多体态较小、栩栩如生的雄狮蜡台,是永胜人家喜欢用来镇守堂屋或摆放在神龛上的祥瑞之物。

相传,很久以前,狮子在西欧国家被帝王当作自己的化身和至高无上的统治权。后来,狮子传入中国,被当作皇家御用的圣兽圈养在皇宫深宅里。西汉末年,佛教传入中国,人们便将狮子用石头雕刻成镇宅神兽,蹲在了官府衙门、王公将相的宅前和寺庙大门口,取代了民间原来的传统瑞兽老虎的威名和地位。从汉、魏到唐、宋,狮子先后被名为天禄、狻猊、天鹿、辟邪、符拔和麒麟等。从称呼可以看出,狮子被赋予中国元素而神化了。最先,人们开始把石狮子安放于墓地用来守墓,在永胜现存清代以前的坟陵碑柱上都雕有活灵活现的石狮子,代表作是他留山古墓群。后来,石狮子开始摆放在大门口或建筑物上,被百姓看作威仪和祥瑞的象征。也有的摆放于室内,认为具有镇宅避邪和招福纳瑞的功用,还有“狮极兴隆”之寓意。

狮子踩绣球是中国独有的狮文化。雄狮右前肢踩绣球象征威仪,雌狮左前肢踩小狮子寓意子孙绵延昌盛,是中国古老生殖崇拜的衍化。关玉祥在2012年捏制了这样一对雌雄同辉的土陶雄狮蜡台。这对脚踩绣球、造型独特的狮子各自站立在六边形的底座上,脖子上挂着3个铜铃,嘴巴夸张地朝天大张着,两颗长长的狮牙掀起嘴唇,像要一口吞掉妖魔鬼怪。这对土陶雄狮蜡台在云南省第七届文博会上获“工美杯”银奖。

图片


历朝历代,凉水村的土窑除了不断烧制出大量砖、瓦供永胜人民修宅建城,还烧制各种形态和功用的缸、盆、罐、碗、钵、碟、杯、壶、汽锅等生活用品,更烧出了满足人们祈福纳瑞的摆设用品。近年来,关玉祥烧制了大量形态各异的土陶瓦狮花盆。这些成对成组、或卧或坐或趴于六边形台座上的黑陶瓦狮花盆,背上开成圆形颈口,肚子里填上土就可种花,真是造型优雅,构思巧妙。这样的花盆无论摆放在庭院还是居室,无不透着高雅古韵,既可镇宅纳祥又美观适用,集功能性、艺术审美性和民族文化相融合,表现出永胜人民的文化心理和民族精神。

关家的陶器烧制和管理历经了600多年的传承。到关玉祥这代,已承袭祖上烧制瓦陶技艺22代。他的父亲当年是生产队瓦窑的生产管理及销售负责人。经验丰富、技术高超的老瓦匠主要负责制作瓦当(各种风格图案的檐口瓦)和砖雕(人字砖、花边砖、狮子砖)等技术难度较大的产品,其他工匠负责大批量生产的扁瓦、筒瓦和墙砖的制作。

这座在县城南边一公里的砖瓦窑,历经了宋、元、明、清、民国到新中国,走过了漫长的时空,为永胜历朝历代的建设添砖加瓦、大放异彩。明洪武调卫设澜沧卫城时(1396年),城墙和城中府第用的砖瓦就是这里烧制的,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烧制城砖的遗址。正德六年(1511年)的大地震将澜沧古城夷为废墟,南迁至卫城恢复重建的砖瓦全从这里烧制。清光绪二十四年(1893年),永北县城的4条街毁于火灾,也靠它烧出的砖瓦让沧阳城复苏。就是现在的高楼大厦也靠它添砖加瓦而崛起。凉水村砖瓦窑场是永胜县城及周边地区建筑材料的母腹,也是永胜历史的见证,仅瓦窑就有30多座,井然有序地、寂静谦卑地掩藏在沧阳城的旁边。

古老的土窑被喂饱泥坯,在高温猛火下经过7天7夜的吞云吐雾、烈焰舔拭,一块块泥坯被淬炼成坚硬而泛着青光的精美砖雕和千年不腐的青砖碧瓦以及缸、坛、鼎、鬲,美化着家家户户的庭院,为人们遮风挡雨,也成为老百姓餐桌上的锅碗碟盏、墙根屋檐下贮藏风味的坛坛罐罐。

图片


在凉水村东面的关家山山脚,遗留一个南北长200米、东西宽300米、分布面积约60000平方米的明窑遗址(凤凰山罐子窑),窑体依山而建,为龙窑。修建永胜县四中围墙时,曾挖出很多白陶器残片,属古遗址窑址。

这些一座座、一排排静卧在黄土中的土窑,承载了永胜的历史文化,记录并辉映着那些岁月的沧桑与荣耀。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