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范义田及其历史学研究成果

作者:木基元 来源:丽江日报 时间:2022年04月03日 20:10
范义田(1909年—1967年),字楚耕,玉龙县石鼓镇人,20世纪中叶云南颇具才气的学者。他努力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分析历史、探讨教育、研究民族,于《东方杂志》等刊物上发表了10余篇文章,以见解新颖、分析深刻而引人注目。

2007年,《范义田文集》由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为我们全方位认识这位可亲可敬的学者增添了完备的资料。该书由云南师范大学余嘉华教授担任主编,他以渊博的学识和强烈的爱乡热情,历数年周咨博访,在丽江地方有关机构和傅于尧、李世宗、赖元溪、赵美如、木仕华等众多乡友的大力支持以及亲属的积极配合下,搜录范义田著述81篇,附录了传记资料、纪念文章48篇,内有手稿、书影、书法及照片,共计140万字。

图片

范义田具有传奇的人生经历。他出生在长江第一湾的一个农民家庭,其父范克明教私塾及小学,母亲种田、煮酒。范义田从小聪慧,勤苦好学。高小肄业后在家半耕半读,19岁考取家乡石鼓河会初小教员。21岁离家到昆明,先在教导团当录事,后到织袜厂任记账员。劳作之余,他写作身边琐事的短文投寄《国民日报》,以稿费添补伙食及日常开销。1931年,只上过小学的范义田参加省教育厅的职员考试,竟然以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为三等职员。龚自知厅长慧眼识珠,爱才如渴,1932年派他到官费的师范学院(后并入云南大学)教育系深造。他刻苦攻读知识、宣传进步思想,识见高人一筹,敢于以一个在校大学生的身份发文挑战大名鼎鼎的胡适及国际联合调查组。1934年毕业后返教育厅并兼《云南日报》编辑,年仅28岁便被任命为省立丽江中学校长;经武汉八路军办事处介绍,与张子斋同往延安考察战时教育,成为当时极少数到过延安的云南进步人士之一。“皖南事变”发生后,在白色恐怖笼罩下,范义田回乡养病,任滇西北督学,在丽江、大理讲学研究。1951年,范义田在“清匪反霸”运动中被错处,次年获释。1953年,由省委统战部安排到省民委调查研究室任特约研究员,据其专长让他侧重于历史文化典籍中辑录有关云南各民族历史资料,参与民族简史的编写和社会历史调查报告的修改等。1963年后,下放到省民委百花山农场。1967年10月因病离世,年仅58岁。


1944年9月,范义田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云南古代民族之史的分析》,这是本土学者所著的第一部云南民族史著作。该书凡9章、11万字,以中国西南诸民族尤其以明家(白族)为重点,对其形成发展作了多侧面的探讨。范义田站在马克思主义史学观的立场上,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观点,把研究对象纳入到整个中华民族及印度支那半岛民族活动的大背景中,把中国古代民族分成高原系、盆地系与海洋系三大系统,云南之族以高原族系为主,明确指出,云南的历史即“云南古代各宗族之混合、变迁、发展及其汉化之历史”。范义田通过解读、研究白族历史,尤其是以南诏大理历史文化为突破口,得出了“云南民族史是云南古代史之中心部分,亦同样为中国民族史之一环”的精辟论述,首倡了“中华民族整体观”的学术思想。范义田在书中这样阐明自己的学术观点:“云南自秦以来即为中国之一部,其政治、文化,不能离开中国而孤立;自战国时庄蹻王滇,秦汉时通道置吏以来,一切政治之设施,战争之活动,皆不能离开我国历代政治之关系,实际即为中国历史之一环……故云南之政治史,乃中国政治史之一部分。”范义田首倡的中华民族整体观之学术思想,深深启发和影响了一代学人的创新思维:1963年,方国瑜在《学术研究》第9期上发表了《论中国历史发展的整体性》的著述;1989年,费孝通发表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学术新说。

图片

范义田熟读历史典籍、治学方法严谨,且有卓而不群之飘逸。他考证南诏之“诏”,始见于隋、唐之际,引见《晋书》等史籍实为氐人称帝王之名词。云南文史学家徐嘉瑞赞之云:“南诏之称,人人知之,但从史乘中寻出最古而最可信之记载者,以范义田为第一人。”范义田还对中国古代史,尤其对西周封建社会、井田制和亚细亚生产方式作了深入的研究,《周代封建社会的发展》《西周的社会性质——封建社会》等力作,奠定了他的学术地位。他与郭沫若、范文澜、吕振羽、翦伯赞、白寿彝、尚钺等国内著名史家一起进行中国古代社会历史分期的重要讨论,在权威学术刊物《文史哲》上发表一家之言,故有“大范”(范文澜)和“小范”(范义田)之说,可见其深刻影响!郭沫若到云南视察,亲自点名要与这位才华独具的学者见面座谈。范义田还拥有宽广的学术视野,他指出:“欲研究分析云南之族,自应同时注重于各族现实社会之调查,作人类学及土俗学之研究,以观其融合变迁之历史遗迹。”他还提出,应对古代西部高原族之活动状况及其与海洋族之关系加以综合连贯之观察分析,梳理云南民族之条理线索,进而开展民族现实社会之分别调查。这实际上也是新中国成立后所开展的各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及民族识别工作。范义田以超前的思维提出这些具有前瞻性的观点,让我们真切地感到他是一位有主见、有血性、充满责任感的学者。

范义田的学术成果,还不止于历史学研究领域。他涉猎广泛,凭着天才与勤奋,在民族教育、哲学研究、文学创作、文学研究等宽广的学术视野中尽情遨翔,成果丰硕。1946年至1950年完成的30万言《先秦诸子思想大系》,是云南第一本系统研究先秦哲学的宏大著作;他潜心于《诗经》,对中国先秦社会史作了独到的研究;他注重云南边疆民族教育问题,将边疆民族地区的教育与民族的团结、边防的巩固、人民素质的提高、经济的发展紧密地联系起来;就任丽江中学校长、省教育厅督学等职,施政多有良策,颇好口碑流传;他关注文学研究,用金沙江边的口语、以诗歌形式翻译《离骚》和《九章》,所撰《词与诗的关系及其形成发展》一文对胡适的观点进行了大胆的批评。另外,范义田对《红楼梦》等著名的古典文学作品也有独到的见解;在文学创作上也颇有特点,散文、诗歌题材多样,范义田所撰门联“山连云岭几千叠;家住长江第一湾”成为拍案叫绝的名句;他还工于书法,行书硬朗有骨,颇具王羲之的书风,丽江、鹤庆一带文人雅士多有收藏。

值得关注的是,范义田的这些成果,多是在他30岁至45岁的壮年时间完成的。这与他早年到延安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找到了严谨的治学方法和思路是密不可分的。云南大学教授张文勋在研读《范义田文集》后,颇有感慨地说“范先生道德文章堪称一流!如果当年能相识范先生,我们心中的许多难题早就破解了!”

图片

1983年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乡从事地方文物工作,陆续接触到一批与范义田有关的文物,如传拓石鼓凤凰山双烈墓的碑记、征集手书《石门秋月》横幅,使之成为丽江地区文物管理所的藏品。睹物生情,顿生感慨,为先生的学识、才情所折服,同时惋惜他的英年早逝。

“滇史拓荒一代师,遗编永系后人思。”这是我的恩师易问耕哭挽方国瑜先生的联句。方国瑜、范义田同为来自丽江、名震云南学坛的著名史家,是我们为之骄傲和自豪的精神财富。当年与范义田共过事、时任省民委调查研究室副主任的王宏道晚年回忆说:“范义田在极为简朴的生活里度过了他的一生。我每想到他一生的为人为学,就总是情不自禁地肃然起敬。这就是永存在我记忆里的范义田先生。”先生已远行,精神却长存,他给后辈留下了许多珍贵的资料及财富。《范义田文集》让我们详尽了解了范义田先生的一生,感知了他宏富的学术思想和独具的精辟论点,在国运不济、抗日烽火燃烧时期,范先生孜孜好学、孤心苦诣,矢志于中华民族史的系统研究和中国各民族及族群历史源流、关系的考求,探寻中华民族形成发展史、盛衰起伏之轨迹,为后辈们留下了精准的研究成果和公允的科学论断,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与现实价值,因而被公认为近现代云南学术史上少数几位学识渊博、思想敏锐、视野宏阔、方法端正、立意精深的学者之一。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