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舍不得的丽江”征文】浪漫丽江

作者:张春荣 来源:丽江日报 时间:2022年01月24日 10:24

过了年正月初三,接受朋友邀请,于上午8点20分坐上了车,与朋友一家前去济南遥墙机场赶飞往云南丽江的班机。经过3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在丽江机场安全着陆。

然后就有丽江的朋友刘锡(我们都叫她小刘)接机,驱车直接去往小刘的家。这是我与小刘第二次见面。

这是个漂亮的妹子,岁月并没有在已经年过四十的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她个子不高,却生的温婉:皮肤白净细腻,说话吴侬软语,很有些江南女子的味道。其实,小刘是个标准的重庆辣妹子,朋友又叫她重庆小钢炮。大意指其为人豪爽、爱憎分明、嫉恶如仇、爱打不平的性格。朋友戏称,小刘所居住的留园小区有“两霸”,小刘便是其一,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

一个小女人,事业做的风生水起,北京重庆云南贵州多个地方都有业务,满世界乱颠,活得精彩。

小刘很热情,在自己家里安排好了我们每个人的住宿房间,招待了我们精心准备的晚餐,主打菜是一只无辜的烤羊。

记忆中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烤羊,刷新了原先对美食的想象。

晚餐后,我们和两个孩子一起跟小刘去了一家酒吧。

丽江也算得我国几个艳遇之都之一了,人说,到了丽江,不去追寻把艳遇,是可耻的。我们虽然已过了半老的年纪,却也依然是喜欢热闹。

我嬉笑着对朋友妻婕说,要不咱俩也涂上口红跟着年轻人去试试?于是跟着小刘还有一起去的两个年轻人走进了一家小刘朋友开的酒吧。

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进出这样的场所,我激动的东张西望,寻找可能的艳遇在哪里,回头想想那晚的自己很有些像是第一次进大观园的姥姥。

我和婕安静的听歌,看着小刘带着两个年轻人做各种似曾相识的游戏,除了小刘的老板兼酒吧主唱的朋友过来打招呼,并没有任何人过来寒暄。

虽然没有传说中的“艳遇”,体味了一把酒吧的热闹喧嚣,也算是感受了一把丽江作为艳遇之都的浪漫情怀吧! 想来也蛮有价值。

行程第二天去了两个丽江古城。最早知道丽江古城还是从中学课本上,知道了丽江古城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每每给学生讲到这些,都会多一次对丽江古城的向往,所以来此之前已经在头脑中向往了丽江无数次。

先看了束河古城,尽管和想象中的古城不太一样,却很喜欢这里的清新浪漫。三两户人家,田园小菜洼地鱼池,浓浓的人间烟火气息 ,我喜欢这里。然后参观了赫赫有名的大研古城,真心佩服小刘的能力,能在这找到地方把车停下。这里显然和先看过的束河古城大不同,这里布局更加规整,商业气息也更浓。由于早过了饭点,一行人累并饿,没有过多的展开精细游览,大致走马观花般结束了对古城的参观。

饭后,朋友送我们去感受慕名许久的由黄巧玲导演的大型歌舞《丽江千古情》。“泸沽女儿国”“马帮传奇”“古道今风”“玉龙第三国”“寻找香巴拉”……一幕幕恢弘长卷娓娓道来、如歌如泣,凝聚了丽江典型性的民俗符号与文化元素。为观众拨开千年的尘土,感受丽江的灵与肉、生与死、爱与哀愁。一向泪点很低的我这次也没有例外,几次泪湿沾巾。

第三天的旅行最刺激。大约上午11点吃好早餐,朋友带我们参观丽江有名的拉市海。小刘给我们介绍了为什么一个小湖偏偏能叫海,是因为丽江的水域很少,一个小湖在丽江人心目中已经是很大的一片水了,甚至就是大海的感觉。

最刺激的旅程开始了,经过一番等待和精心准备后,我们骑上了黄龙马去体验传说中的茶马古道。刚开始是紧张加兴奋,竟然要骑马上山!山这么高,路这么陡,边上是峭壁,马这么小,这万一马力不支……我紧张得气都不敢喘,心脏差点就要犯病。

终于下山了,我长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来个自拍,竟然有些不认得画面里的这个我了。

午餐后,本想应小朋友的要求体验一把拉市海的游船的,无奈天热人太多,就说服小朋友不再排队等,回到了朋友的家休息。这算此行一个小遗憾,当然最大的遗憾要数由于没买上票而错过的近在咫尺的玉龙雪山了。

其实一个旅程只是一个过程,旅行追求的仅仅是一份经历,哪能追求完美,人生又何不如此!外出旅游,见一些原来不曾见过的风景,结识一些原来不曾结识的人,然后平安回到家里,这就是完美了。

还想说说朋友妻子婕,脾气大、本事也大,心地善良、为人直爽,做起活来神采飞扬。每次跟她在一起,对我来说都是学习,都有长进。我天生不擅家务,偏偏又热情口贱,喜欢口头约饭,为此婕夫妇没少为我操心。

回家的路上,约好了晚上一起聚餐到我家,对此行来个总结,约上从美国回家探亲的大侄子经文,他可是我大陈家的才子。

我们包了真正的饺子,只所以这么说,因为出行前婕不远几千里专程从家里带了20斤面到丽江,就为了让小刘还有我们大家在异乡丽江吃到在中国人眼里最美的美食——饺子。只是,我们费了好大的劲都没能把饺子煮熟,面皮依然黏糊糊的,我们败给了高原地带的低气压。

朋友的菜炒的很顺溜,我们的饺子也包的很周正,经文到的有些晚,饺子吃的时候有些凉了。他的时间很稀罕,能来就很好了,我们都很兴奋,毕竟隔了太平洋,见面一次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餐后我们很随意的谈天说地,家事国事天下事无不操心劳神,很舒服、很惬意、很温馨!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