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舍不得的丽江”征文】永生难忘的丽江记忆

作者:李润清 来源:丽江日报 时间:2022年01月17日 21:53

小时候,心目中的丽江是一个遥远的梦:跟父亲去永胜县城赶物资交流会,好不容易气喘吁吁地爬到关垭口,迫不及待地站到大青石上遥望从层层叠叠的青山里冒出来的洁白雪冠。爹说:“那是丽江的玉龙雪山。”“爹,你去过丽江吗?雪山大吗?要下好大好大的雪才会堆成山的吗?”爹说:“以前我们这里的马锅头会从西边翻山越岭,再过铁链子桥跨金沙江,还要爬十二栏杆坡后才能看见丽江坝。现在有公路,先到大理下关,坐两天车就可以到丽江了。等你长大了,有机会去丽江看看雪山、长长见识。”一晃眼,我上高中时一个同学的爸爸、妈妈在丽江地区毛纺织厂工作,那个暑假,我与同学作伴实现了观光丽江的梦。

那天早上,我们一行4人从白雾笼罩的三川坝出发,翻西边山、穿大安箐,听着欢快流淌的水声,沐着清新的山林秀色,走累时一屁股坐到路边的石头上,哪管裤染红泥巴。傍晚到达家住大安乡的同学家时已经累得两腿发软,然而仍旧兴致勃勃坐在温暖的火塘边,满脑子还是一箐的核桃树和路上脚能踩到的核桃、边走边顺手采到的菌子、雨水打不败的山花、遮天蔽日的树林。

图片

同学家住山区,生活环境秀美,房前屋后绿树掩映、果满枝头。民居零零落落,牛羊在各家各户的木栏圈里活蹦乱跳。正是瓜豆成熟的季节,同学的妈妈在火塘上用吊锅煮了一锣锅香喷喷的瓜豆,火塘边烤着洋芋、青包谷、青辣椒,让我们吃得津津有味,额头沁出细汗。同学的妈妈是纳西族,不会说汉话,她满脸抱歉地说着什么,同学翻译:“我妈妈说,这里生活条件差,没有什么好吃的,十分抱歉。”其实,这是我的记忆中最美味的食物。

第二天,我们去到金沙江边同学家。她家住在山洼,没有邻居。养的牛、羊、鸡、猪任其在房后山上觅食。因此,在她家喝的野生菌炖鸡汤也是我记忆中的难得美食。她家一天吃4顿饭:起床后吃早点,出门干活;两三个小时后回家做早饭吃,再下地干活;下午两点左右吃中午饭;天黒吃晚饭。这打破了一日三餐的习惯,我觉得一天到晚除了吃还是吃,吃得开心而且甜美,特别是早上的油炸糯米饼确实是美味。

图片

我们在江边嬉水一天。水是冲进江里的山箐水,不是滚滚怒吼的江水,几个女孩是不敢去惹奔腾的金沙江水的。气候好热,江边的石头晒得火辣辣地烫。这里盛产芭蕉,迎着江风,野生的芭蕉特别香甜。我用小刀割一张芭蕉叶围在腰间当裙子,背依隔江的十二栏杆坡、脚踩绿水拍照,开心的笑颜犹如向日葵般灿烂。我们还在铁链桥上来回走过两次,江边的同学说:“要目视前方,不要看下面的流水。脚步要平稳,一旦迈步轻重失衡让铁链摇摆起来,就会觉得头晕目眩不敢举步。”第一趟过桥时,我几乎是手脚并用,被摇摇摆摆的吊桥吓出冷汗。我想,在那些靠人背马驮的年代,马锅头们是怎么让驮马过这样的桥的?他们餐风露宿的吃苦耐劳,怎么能不让人感动。特别是第二天我们爬十二栏杆坡,觉得这条路上浸透着赶马人无尽的汗水。当我终于用勇气和汗水获得一睹丽江坝的风采时,站在箐门口的青石上看着赤裸裸的雪山,激动得忘乎所以地喊出“太美了”!

那时的雪山被厚厚的雪包裹着,白得耀眼。小时候我在关垭口看到的雪冠只是众峰中的其中之一。常年积雪把丽江的北部的山脉装扮得雄厚而又壮丽。小时候认为,丽江人是不是会被雪冻得像北极熊一般凶悍,当我走进箐门口同学的亲戚家时,亲身感受到的却是纳西人家的淳朴厚道。柴火房正在热气腾腾地做水磨豆腐,我有些好奇:我们做豆腐要将豆浆烧沸腾然后舀到缸或者盆里勾兑石膏水,做出豆花,再将豆花做成豆腐;纳西人家则是将铁锅里烧沸的豆浆直接就做成了疙瘩形的豆腐,舀出一大碗沾沾水吃,好好吃呀!丽江盛产小麦,我在这里第一次吃到“草帽当锅盖”做的水焖粑粑。永胜三川坝盛产稻米,妈妈把面粉当宝贝珍藏着,有客人时才拿出来擀面条给我们吃。这一天我吃的水焖粑粑,实在是刻在记忆深处的美食。我虽然听不懂纳西话,可是,从招待我们时洋溢在脸上的表情,让我深切感受到纳西族热情好客的天性。

图片

他们家陈旧的四合院里堆满柴火和松毛,房前屋后满目果树、瓜豆,透着勤劳智慧的光亮。

两天后,我踏上了古城里的大石桥,走进了四方街。同学家住在大石桥北面百十米处的三眼井旁,一院紧凑的四合院,雕刻精致的门窗上花鸟栩栩如生,墙壁上绘画着的梅、兰、竹色彩搭配和谐、用笔生动,可见主人文化底蕴的深厚以及生活氛围的雅致。这是“土改”时期充公作为工人住房的纳西族庭院。

四方街上,背披七星羊披的纳西族妇女,以及喜欢用红色绒线做头饰、头上包着好似长着兔子耳朵样式的头巾、身穿蓝色布衣的白族妇女,挤挤攘攘地做着蔬菜及各种零碎生意。

丽江古城以四方街为中心向东、南、西、北辐射出许多街巷。五一街、七一街、新华街几条主街又各自繁衍许多街巷,好似密布的网络让新来乍到者转得晕头转向。同学的妈妈告诉我,如果在那些巷子里不变方向时,只要看脚下的青石板路面,中间纵条指南北,旁边横条指东西。原来,纳西族土司“木老爷”的工匠布城时有这般讲究。

图片

“丽江粑粑鹤庆酒,永胜油茶家家有。”我第一次吃到了丽江的标志性食物丽江粑粑。做丽江粑粑有讲究:在大理石面板上先把发酵过的面团搓揉得有足够的劲道,然后用擀面杖擀压成碗口大的圆形,再放到柴火灶上的平底锅里,两面炕起皮后,起锅放入灶洞里已经被栗炭烧透的圆石头上烧烤。烤得既泡又脆的丽江粑粑、一碗酥油茶、一碟油卤腐,这样的美食好有特色。

后来,我大学毕业后在丽江工作、生活了30多年。现在的丽江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仍然美丽动人,可是,我第一次游丽江的记忆是永生难忘的。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