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请扫描二维码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栏目>内容

【舍不得的丽江】这篇日记,带你探寻玉龙雪山生物多样性之美

作者:赵坤玉 曾润民 来源: 时间:2021年11月16日 21:50

题记:11月1日至5日,玉龙雪山野生动物监测及小种群科考活动开启,记者跟随玉龙雪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的动植物专家及护林员,沿着玉龙雪山西麓迤逦而行。这是一次发现之旅,也是一次秘境之旅,更是一次心灵之旅,我们走过了最难的路,看到了最美的风景,遇到了最温厚从容的护林人。这次的采访也终将成为我们采访生涯中的一次黄金记忆。

玉龙雪山冷子各高山草甸秋色正浓。(2021年11月1日  赵坤玉 摄)

第1日

在深秋的晨曦中,我们一行20余人向着玉龙雪山迈进。出发的地点是玉龙县龙蟠乡龙蟠村委会上海村民小组护林员王绍群的家,他也是我们本次行程的向导之一。这位皮肤晒得黝黑、朴实精干的纳西汉子从小生长在玉龙雪山脚下,28年前,心怀着对大山的热爱,成为了一名护林员。

玉龙雪山的护林员们。(2021年11月3日 赵坤玉 摄)

随行的马帮师傅熟练地把我们的装备驮到马背上,不到30分钟就将所有行李布置停当。伴随着悠扬的纳西小调,我们出发了。

玉龙雪山野生动物监测及小种群科考活动中随行的马帮师傅在密林中穿梭。(2021年11月2日   曾润民 摄)

沿途中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植物,那些在平时看起来不起眼的花草,经植物专家们的介绍,才发现每一株植物都不容轻视,只要认识它,会使用它,它们的价值都很大。丰富多彩的植物也是玉龙雪山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它们为这片土地披上色彩斑斓的外衣,也为大自然增添了勃勃生机。

玉龙雪山植物蔷薇科红果树(2021年11月2日 张昌朋 摄)

玉龙雪山植物菊科厚叶川木香(2021年11月3日 张昌朋 摄)

玉龙雪山植物报春花科皱叶报春(2021年11月2日 张昌朋 摄)

经过长途跋涉后,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冷子各。从上海村到冷子各海拔上升了1000多米,马儿开始放慢了脚步,其实他们是最聪明的,可以准确地帮助我们找到道路、水源……

冷子各是一个有着水源地的高山小草甸,四周层林尽染,叶子簌簌落下铺满山间,高处的玉龙雪山在云中时隐时现,而我们的帐篷也如一朵朵彩色的大蘑菇,在蓝天白雪之下,与秋色碰撞出最浪漫的色彩。

科考工作队人员搭建帐篷(2021年11月1日 赵坤玉 摄)

我们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放养在高山天然牧场的牦牛寻着盐味来到了营地周围,在离四五米的地方静静站立,像极了舞台上演着独角戏的演员。

不远处,不时传来赤麂的叫声,还有白腹锦鸡和红嘴蓝雀的鸣转,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千百年来在这里繁衍生息。今天,在这里还生活着102种哺乳动物和330种鸟类,尽享着这片丰饶的土地。

玉龙雪山连绵的山峰 (2021年11月4日 赵坤玉摄 )

第2日

早晨拉开帐篷,草地上铺上了一层晶莹洁白的霜,薄薄的、淡淡的,一切很安静。

因为没有户外生活的经验,我们只准备了薄薄的装备,在帐篷里冻得彻夜难眠(在第二晚,管护局就为我们准备了保暖的鸭绒睡袋,第一次知道不同睡袋的保温性能是有差异的)。

科考工作队队员通过花果叶辨认植物。(2021年11月2日 赵坤玉 摄)

经过一天一夜的折腾,我们有些体力不支,但是护林员们已早早起身,为我们准备热量充足的早餐。对他们来说,这样的生活是常态,多少个春秋里,他们行进在山水间,用脚步丈量着这片林地,用汗水守护着一草一木,一花一树。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采集红外相机的数据资料,我们跟随护林员沿着溪流下行。很多动物会趁着夜色降临来到山林中的小溪和河边喝水,将红外相机安设在这里,可以捕捉到更多野生动物的影像。在途中,护林员和贵指着一个泥坑对我们说,这是野猪一家留下的痕迹。果然,泥坑周围野猪的脚印清晰可见,这也是护林员在长期的野外生活中练就的本领。他们总是以锐利的目光四处观察,动物粪便、动物在树上蹭过的痕迹,都是他们追踪动物的线索。

护林员在玉龙雪山林区溪流边采集红外相机的数据资料。(2021年11月2日 曾润民 摄)

来到红外相机布设点,王绍群一边取相机里的存储卡,一边向我们解释:“只要有动物经过,红外相机便会启动,拍摄下一段视频和照片,护林员会定期取回相机里的存储卡。近年来管护区加大保护力度,一些从未见过的野生动物也出现了。”随后,他们又小心翼翼地在红外相机上方覆盖几枝树叶,将相机伪装起来。

玉龙雪山保护区内赤麂的活动画面。(和丽香 供图)

玉龙雪山保护区内新近监测到的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勺鸡。(和丽香 供图)

行进在幽深的林间,茂密的植物几乎把山路遮挡住,为了让马帮顺利通过,护林员不仅充当搬运工、装卸工,还要充当开路先锋的责任。

傍晚时分,我们到达了今天的营地——位于密林中的于老忍板古。在我们的东面,就是玉龙雪山扇子陡的正后方,此时,落日的余晖为山顶万年冰川抹上了最绚丽的金色。每个人都不再言语,所有的疲惫似乎都在这一刻被治愈了。被整个大自然所包围,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呢——世界只有两半,一半是雪山,一半是森林,唯有感叹,自己是何等幸运,在万千光阴中遇到了永恒的瞬间。

落日的余晖为玉龙雪山山顶万年冰川抹上绚丽的金色。(2021年11月2日 和国星 摄)

第3日

我们常常从丽江古城眺望玉龙雪山,有没有想过从一山之隔的另外一边去仰望,是不是会有着不一样的风景呢?

其实,在雪山扇子陡的正后方,同样有着一条白水河。石滩上遍布大大小小如汉白玉一般的白石,在阳光下晶莹皎洁,这也是玉龙雪山得名有“玉”字的原因吧。白水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已是立冬时节,河里没有了湍急的流水,我们意外地发现在石头间渗透出的小溪,这是来自玉龙雪山上的融雪,清澈见底,潺潺流淌,缓缓地流向金沙江。

在玉龙雪山的另一边,同样有一条白水河。(2021年11月3日 李杨 摄)

在几天的行程中,我们在欣赏美景的同时,也在亲近自然、探寻自然。植物科考专家和荣华20多年来一直在玉龙雪山从事生物多样性保护及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都是他的科考“宝地”。在他的指导下,我们分清楚了堇菜和报春,认识了像红色小海星一样的阳荷,还有玉龙雪山标志性的物种之一龙胆花……

玉龙雪山的“背后”同样巍峨壮丽。(2021年11月3日  赵坤玉 摄)

我们惊叹他是如何准确地识别出每一株植物,他说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有了兴趣就会对要研究的植物有更深的理解。他告诉我们,只要仔细观察,通过花果叶就可以辨认植物。可对普通人来说,说起容易做起来难,可以想象,这背后,是和荣华长年野外奔波,数十年专业的积累。

科考队的另一位成员张昌朋也是一位“识百草”的中药植物专家,他们的心中仿佛有一本植物图谱,随口就能准确地说出植物的名字。如果碰到罕见且当场无法鉴定的植物,几位专家认真地探讨,并为植物的各种细节特征拍照,进行后续研究……

玉龙雪山植物刃冬科少蕊败酱(2021年9月15日 张昌朋 摄)

玉龙雪山植物姜科阳荷(2021年11月3日 张昌朋 摄)

穿越过最难走的白水河和流石滩,路的尽头就是金银谷,玉龙雪山主峰已近在咫尺,峭壁峰刃,耸入天际。原来,玉龙雪山的“背后”同样巍峨壮丽,大自然像母亲一般,从不厚此薄彼,她倾尽所有,把最好的都给予了玉龙雪山。

玉龙雪山脚下的金银谷,雪山峰峭壁峰刃,耸入天际。(2021年11月3日 赵坤玉 摄)

第4日

从雪域冰川到原始森林,从高山草甸到河滩峡谷,今天,我们探寻的脚步到了高山深涧——虎跳峡。行进的路线是青龙河流域,这里的植物种类也更为丰富多彩。

青龙河如同一条长龙,盘游于虎跳峡峡谷西南岸的高山上。河沟岸行进的路宽仅容一人通过,左侧是悬崖深壑,右侧是青龙河沟,谷底就是咆哮的金沙江水。曾在龙蟠管护站工作的和文清讲述了一段经历,当行进在青龙河堤时,因为恐高,他也曾想过退缩,但是想到没有完成的科考任务,咬咬牙卷起裤脚,脱掉鞋袜,直接赤脚从冰冷的河水中趟过上千米的路程……

科考队员行进在虎跳峡峡谷西南岸的高山上(2021年11月4日 李梅 摄)

相信在每一次科学考察的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而正是这些夹杂着汗水的过去,才得以记录下珍贵的动植物资料,为玉龙雪山生物多样性研究提供着重要的依据。

幸运的是,我们到达青龙河时,村民正在开展沟渠清淤,从倾倒的石碑碑文中,得知这是一条100年前开挖的灌渠,相遇的村民都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没有水的河沟变成了一条相对“安全”的道路。

从高山上的俯瞰金沙江。(2021年11月4日 曾润民  摄)

路途中不知名的鸟儿悠扬而平静地在我们身边盘旋,开始是几只,倏地一下,变成数十只,经久不去。而在抬头可见的悬崖边,在那生长条件极为苛刻的地方,依然有植物美丽的身影。

一路走来,所接触的每个人,让我们看到了坚守绿色梦想的力量一直深深蕴藏在他们平凡的工作中。正如龙蟠管护站的女站长和丽香,她是管护区站所里唯一的女站长,10多年来,一直在基层乡镇里从事森林保护工作,与草木为伍,和寂寞相伴。 在为科考队一日三餐、安排行程忙碌的同时,总是那么风趣而热心,一路上有她的相伴,也让我们的行程充满暖意。

虎跳峡峡谷上段。(2021年11月4日 赵坤玉 摄)

当我们饥肠辘辘返回营地时,夜幕已降临,后勤组精心准备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几天的时间里,没有信号和网络,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却让我们心绪平静下来,想起不久前读过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到大自然中,是内卷时代的一剂解药。”那我们也是寻到了一份暂时忘记纷繁现实生活的解药吧。

记者穿越过最难走的白水河和流石滩,向着玉龙雪山主峰山脚进发。(2021年11月2日 记者  赵坤玉 摄)

无边的夜色中,似钻石装点的银河斜跨苍穹,此刻凝视,你会觉得你所有的坚持都会永恒得像星星。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4-2022 丽江日报社版权所有
    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云南网警ICP备案53070203302018号